<delect id="ob7xh"><pre id="ob7xh"></pre></delect>

<div id="ob7xh"><tr id="ob7xh"><object id="ob7xh"></object></tr></div>

<progress id="ob7xh"><span id="ob7xh"></span></progress>

<em id="ob7xh"></em>

    新蜂中文网
    当前位置:新蜂中文网 > 都市游戏 > 官场沉浮 > 政商风云逞双雄

    第十四章 前去报到

    小说:政商风云逞双雄 作者:菁茹莱 更新时间:2016/1/4 9:34:02 字数:3044 繁體版 全屏阅读

        第十四章      前去报到

        高天佑马立正,笑着说:“没啥想法,吴局长,这是领导上,和组织上对我的关心和栽培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,没想法就好,以后要把公司的业务工作抓好。”吴?#26412;?#38271;拍着高天佑的肩膀说。

        还说什么呢,生米可是煮成了熟饭啊!

        到了晚上,高天佑象害了一场大病,下班一回?#19994;?#24202;就睡。

        柳丝金倒是蛮高兴的,特地炒了几个菜,又开了一瓶张裕红葡萄酒,叫高天佑吃饭。

        高天佑说:“我不饿,你先吃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吃饭不积极,思想有问题,是不是嫌自己的官儿小了?!”柳丝金笑着说。

        高天佑躺在床上回答:“哪能呢,好不容易升迁一次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柳丝金走到床边,拉了高天佑一下,笑道,带着劝慰的口吻,说:

        “你也?#31859;?#36275;了,好歹盘正了。我也走运,调到局里上班,再干几年退休,待遇比在公?#23601;?#19979;来强多了。来,今晚咱们喝?#21103;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不饿。”高天佑说,“正科级有屁用,是个带‘拖斗’的。”

        柳丝金说:“带拖有怎么样,到退休时,还不是享受正科级待遇啊?!”

        高天佑忿忿地说:“现在是郝运来管我,以前是……我管他。真是屁股屙尿——搞反了。”

        柳丝金笑:“你不要太自恋了!你看看那人家……他年轻,又?#24515;?#21147;,你别不服气。快起来吃饭。”

        高天佑仍是躺在床上不动,不时长吁短叹的时候,楼上的郝运来也没有显出踌躇满志的喜悦。

        他下班回家后,一直坐在沙发上抽烟。

        李卉忙前忙后做好晚饭,?#20852;?#19978;桌子吃饭。 他缓缓坐上来,说:“这个主任,本?#24202;?#26159;我当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李卉说:“那该谁当啊,你不是假谦虚吧?”

        郝运来咳了几声,说:“我可是不会谦虚啊,这……该高天佑坐这把椅子的。”

        李卉说:“现在说这事情,一切都晚了。你好好地当这个主任吧。来喝一杯吧啊,庆祝你当主任!”

        李卉给郝运来递酒杯,他推开了。

        她便给他添碗饭:“你这是咋了,?#26412;?#21150;主任,还嫌小了?”

        “不是那个意思,”郝运来扒了口饭,说,“这主任不好当,以后我俩都要谨慎小心。?#19978;?#21834;……老高没当成主任,我分析,主要是柳丝金那?#25293;?#30606;闹了一场。”

        李卉听到老公提到柳丝金,?#25104;?#19968;下变得难看起来,不由地摸了摸右脸颊,虽然那几条伤疤全好了,她还是经常有意无意地摸几下,说:

        “女人遇事要沉?#31859;?#27668;,象柳丝金那样闹,搞得家里家外楼上楼下都不和谐不说,还叫别?#19997;?#31505;?#21834;?#35805;高的满城风雨,最后老公的乌纱帽也?#20852;?#25139;歪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看来,夫妻和谐不仅仅是家内的事,以后我俩要注意这个问题。”郝运来抬起头,意味深长地对老婆笑。

        李卉很开心地说:“你不是处理得很好吗,老公!”

        尽管高天佑不满意这个任命,或者说对这个副职正级的职务不怎么称心如意,但还是要去公司履行职责,对于在官场上混了多年的他,来讲,这点觉悟还是有的。

        不然,就连这个正科级也不能保持和传承下去的。

        第二天,他刚刚起床,老婆就忙前忙后给他打扮起来了。

        他一走进卫生间,老婆就提醒他刮胡子,要把头洗一洗再好好吹一吹。

        他想啊,烦不烦?#25628;劍?#25105;又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,高天佑在心里说了一句,然而脸上还是笑嘻嘻的:

        “好,好,老婆,我听你的。”

        他觉得受气时都听她的,?#24944;?#20170;天是为他好,就顺着她说的去做好了。他?#20013;?#30528;扔给柳丝金一句话:“老婆,今天我脱了裤子就着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你这个?#19968;錚?#23601;是这样老不正经!”柳丝金也嘻嘻地笑了。

        高天佑刮过胡子,洗完头,又特地吹了一下,再在头发上擦些摩丝,他又在大镜子前一照:

        哈哈!不一样就是不一样,人比往日年轻了好几岁。

        “么样哩,我说的不错吧,从现在起,你就是公司的高经理了,业务洽?#28014;?#20986;差的机会多,要时时注意形象。”柳丝金也走进卫生间,站在老公身旁往镜子里看,又说:

        “你今天要换套新西服,我跟你挑的是咖啡色的,这样穿起来显得有朝气,也显得干练。我还给你找了条‘金利来’的新领带,深红色带斜纹的,白衬衣加这西服和领带,蛮和配的。”

        高天佑照老婆说的,系上领带,穿上新西服,在卧室的落地镜前一站,

        呵呵……感到自己是容光焕发,好象换了个人。

        这个?#25293;?#22068;巴狠,醋劲大,?#36824;?#23545;自己还是没?#27809;?#35828;,反正今天是新官上任,那就穿一身新的去公司报到吧。

        “快吃饭呀,早餐做好了。”柳丝金又在厨房里大声?#20852;?br />
        “来了,来了,老婆。”

        高天佑屁颠屁颠地跑到餐厅的桌子边,坐好。

        老婆说:“给你煎了两个鸡蛋,煮了一碗汤?#30149;!?br />
        她笑笑眯眯地将鸡蛋和汤圆端到桌上,又说“你晓得我为么事做这两样东西给你?#35029;?#36825;鸡蛋又叫元宝,象征财富,好事成双,兆示你赚钱越赚越多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哇!”高天佑在老婆面前,只得点头称是,这都是老婆一手做的啊,好像是她去上?#25105;?#26679;的,可是比自己还要忙一些。

        老婆?#20013;?#36947;:“这汤圆象征团?#26049;?#22278;,你到公司去要和大家搞好关系,处理问题要象这汤圆一样?#19981;?#19968;些。不能象以前在局里一样,办事老老实实的,总?#21069;呀?#27604;得齐齐的作?#23613;?#25152;以你这些年没什么进步唦。”

        开头几句话,高天佑还听得蛮高兴的,后边这句话,却象一把刀子一样捅进了他心窝里,刚才的高?#21496;?#35937;受惊的鸟儿样扑腾着翅膀一下飞得不见了踪?#21834;?br />
        他只有不吭声,低头吃鸡蛋和汤?#30149;?#20182;很?#24352;?#24863;到这个?#25293;?#30495;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就算听到几声?#26041;?#22909;了,这么安慰、宽解自己一番后,他心里才好受一点。

        ?#29677;劍?#22047;……”

        高天佑刚放下筷子,就听见小车的喇叭响,他走到客厅从窗户里往楼下一望,一辆银灰色的“本田王”停在了楼下,司机王文锐走出来,飞快地往自己的这栋楼上跑过来。原来公司的小?#36947;?#25509;他来了,这多好哇,在局里,只有局长才有小?#21040;?#36865;上下班啊。

        自己才到公司,就有专?#36947;?#25509;自己了,这可是比在局里老强啊。看来这儿正科级的?#26412;?#29702;是蛮可以的。他很是心情高兴的。

        高天佑推开窗户,探出头对他说:“小王,我就下来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包,公文包,别忘了。”柳丝金忙把黑色的“鳄鱼”牌公文包递给他。

        高天佑回头笑了下:“你比我还急些。”

        “看见么,你到公司上班,每天有小?#21040;?#36865;你上下班,那是享受局里局长的待遇。”柳丝金很自豪很得意地对向成功笑。

        她感到老公,从此就不一样了。而高天佑。只是?#22478;?#31505;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王文锐一上来,就将高天佑的包包给提在手上,弯腰笑道:“高经理,请——”

        “好的!走吧……”高天佑笑着,就往外走。他还不忘回头,对老婆柳丝金招招手。

        “高经理,我是——来给你提包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这又不重,我自己提好了。”高天佑很礼貌地笑笑,显得很有领导风度的,至少在表面上,要给这个很年轻的司机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,自己还是很平易近人的啊。

        “是这么个程序。”王文锐说着,很快将高天佑手中的包接过去提在手里,又将他手里端的一个双层保温,上边画有几朵红得如朝霞的牡丹花的?#35813;?#29627;璃杯也端在了手上。

        这样,高天佑就一下当去甩手掌柜来了,这就是领导的架势。

        以前在局里,他这样给局长们,提包,?#24125;?#28201;杯,不知做个多少回了,现在总算是轮到别人给自己提包,端茶水杯子了。

        他娘的,就是爽啊,这当官不当官的,就是不一样,起码在心理上,就有一种高高于人上的?#26049;?#24863;啊。

        王文锐又说:“高经理,你先请。”

        从来没享受过这种待遇。高天佑感到自己一下?#20305;?#27966;头有威风起来了。以前在局里跟局长或?#26412;?#38271;出差,他的角色就是跟小王样的,抢着跟局长提包端茶杯。

        局长走近小?#24403;擼?#20182;就打开?#24471;牛?#31561;局长坐好后,他便不重不轻关好?#24471;擰?br />
        局里边开大会时,他先将局长的包放在主席台上,待局长刚开始讲两句,他把?#24352;?#22909;的绿茶端上去。

        现在他感到自己俨然就是局里的一个头头样的,但他又马上意识过来,自己还是个刚刚要到公司去报到,还没走马上任的?#26412;?#29702;。

        高天佑现在心情才好起来,毕竟坐上专车了。

        王文锐早他下楼,他一走近小?#24403;擼?#23567;王就很合时机地拉开?#24471;牛?br />
        “高经理,请上车。”

        他还将手搭在?#24471;?#19978;边,以防高天佑的头碰了上去,他一坐好,小王便用非常合适的力度关好?#24471;擰?
   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

    强力推荐

    最新签约

    黑龙江快乐10分
    <delect id="ob7xh"><pre id="ob7xh"></pre></delect>

    <div id="ob7xh"><tr id="ob7xh"><object id="ob7xh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<progress id="ob7xh"><span id="ob7xh"></span></progress>

    <em id="ob7xh"></em>

      <delect id="ob7xh"><pre id="ob7xh"></pre></delect>

      <div id="ob7xh"><tr id="ob7xh"><object id="ob7xh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<progress id="ob7xh"><span id="ob7xh"></span></progress>

      <em id="ob7xh"></em>

        彩票开发网站怎么接口开奖 重庆时时360开奖结果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 新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pk10计划数据 极速时时彩计划稳赢版免费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金多宝开奖结果app 五分赛车开奖 时时彩五星组选60必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