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ect id="ob7xh"><pre id="ob7xh"></pre></delect>

<div id="ob7xh"><tr id="ob7xh"><object id="ob7xh"></object></tr></div>

<progress id="ob7xh"><span id="ob7xh"></span></progress>

<em id="ob7xh"></em>

    新蜂中文网
    当前位置:新蜂中文网 > 古典言情 > 穿越架空 > 木荷传奇

    第十章 苦命娃

    小说:木荷传奇 作者:停ブ祉ηDéベ跳 更新时间:2015/5/10 21:49:57 字数:3106 繁體版 全屏阅读

        不说木槿有没有下毒,但是木槿之前联合别人害过木荷,所以是个不能信任的人。哪怕她几次讨好,哪怕她是木荷的亲妹妹,也绝对不能前嫌尽弃。或许,木荷可以做到,但是我绝对做不到。

        木槿可以看出我的担忧,因为我是那种喜怒溢于言表的人。不管喜怒哀乐,都是可见的,?#35828;?#38450;备,身在青楼,最明人心,她又怎会不知?

        木槿颇?#38405;?#36807;,捧盘搁在桌上,用勺子舀了粥,轻轻送入口中,眉眼中更是一抹悲凉。她说:“姐姐莫怪槿槿了,槿槿真的知道错了。”

        她喝粥是变相告诉我无毒,可我不是那种容易相信害过我的人,哪怕之前说是误会,可我嘴上说信,心中却是不信的。尤其是女人!不是有首诗说嘛,青竹蛇儿口,黄蜂尾后针。两者皆不读毒,最毒妇人心。可见,女人心是有多狠!

        尤其是二十一世纪电视剧告诉我,就算她喝了粥,她没中毒,说不定她可以过后服解药,或者吃之前,已经吃了解药。那么如果我喝了,不是直?#24551;?#36779;子了?

        伸手接过她的粥,我轻轻一笑:“槿槿有事吗?没事的话,我累死了,要睡了。”

        木槿落泪,犹似病美人,让人十?#20013;?#30140;。可我不是木荷,木荷死了,虽然别人不知道,但我自己知道木荷死了。我取代了木荷,我觉得应该为木荷的死讨一个公道。虽然不能为她手刃,至少让她死的明白!

        我进而逼问:“木槿,是谁?#20426;?#35828;话间,我已行至她跟前。说是玉?#19978;?#21507;河豚的原因害死我,我还是想不明白,这些?#32622;?#26159;之前设计好的,不然遗书都可以准备好?#31354;?#19968;切的一切,一定都是谋划好的。我和木槿一般高,一模一样的容颜,什么都是一样的,除了我,多了一个美人尖。我冷漠的站到她面前,无形中给她很大的压迫?#23567;?br />
        木槿?#34892;?#39076;抖,不敢直视于我。

        ?#20063;?#19981;怜香惜玉,我只想为木荷讨一个公道。软硬兼施言道:“槿槿,姐姐从不觉得哪儿愧对于你过,更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过你,也不懂你为什么要谋害姐姐。姐姐并不怪罪你,但是姐姐需要知道是谁带坏了槿槿。槿槿,我们姐妹两自小相依为命,姐姐真的不知道是谁可以诱哄槿槿谋害自己的亲姐姐。”

        我还真不知道谁能够搓窜人谋害自己的至亲血脉,唯一的亲人。她木槿也能下得去手,我真服了她了!

        木槿垂然不已,然却只字不说。我静静等待了半天,也不见她有吐露一个字的想法,只好说:“那你?#28982;?#21435;想想吧!什么时候想告诉我了,再来找我。不然就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。”后一句话,我说的特别重。兼行动将她放在桌上的捧盘一个掀翻,洒落一地。

        木槿愣愣的望着地面,我知道自己话说的重了,且也不该下手。可是这比起她木槿谋害木荷,又算的了什么?不过是千万疼痛中的一丁点儿罢了。

        ?#20063;?#36523;走到窗前,深沉的呼吸。穿越,真不是好玩的。尤其是围绕在皇家中,更不是轻易脱身的。但凡心肠硬一些,我何须在此受罪?可是但凡二十一世纪的人,都不会把人命草菅。他们都知道人命大于天,没什么?#28982;?#30528;更重要。哪怕是很厉暴徒,应该也有柔情的一面。

        带着二十一世纪的心肠,如果不渐渐很厉,真的无法在这个动不动就诛九族的地方存活。所谓,适者生存,我,不能够被淘汰。

        已经被二十一世纪淘汰了,难道还要被这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世界给淘汰吗?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!

        去他的太子,去他的鬼美人,去他的黑衣人,去他的一切一切,我木荷绝不逊于世间任何人。在这满是血腥的世界,我要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。绝不甘心俯首于任何人,哪怕帝王焉?

        木槿收拾了残羹,默然离去。

        我轻轻哀叹一声,许是因为害的那个?#35828;?#24213;不是我,所以?#20063;?#19981;对木槿有血海之深仇。何况她又是木荷的亲生妹妹,有时候我不禁幻想,倘若木荷还活着,木槿?#35828;却?#22905;,她究竟是恨、是怨、是无奈、还是心疼?

        一个人一个性格,我无法想象木荷会怎样做。但我知道关于我,如果我能够回到二十一世?#20572;?#25105;一定杀死那贱人。一对狗?#20449;?#23849;溃......

        来了二十多天,我不曾跟任何人说过我的名字。我?#33125;?#21021;,颜若初。和若兰真的是冥冥之中有那么一两分缘分吧!同若起,哪怕他的若是自己起的。

        我二十有三,十九岁为人妻。话说我的丈夫,那是我小学同学,我们?#23588;?#24180;级结识,?#21738;曇读?#29233;。很多人说过我们早?#25285;?#20294;那个时候,真的是很单纯的恋爱。讲一句话都会脸红,到了中学时候,偷偷牵个手,捏个手还会害羞。

        十年相爱,他成绩一直很好,我一直属于中等。但是高中时候为了和他考取同一所好大学,真的是呕心沥血。

        然结果便是,我考上了,他因为临场发挥不好落榜。

        而我,不顾家人阻挠放弃大学,与他一起打工为伴,一年后成婚。

        婚后,我们感情一直很好,直到我的高中舍友的出现......

        高中时,我与舍友姗姗感情甚好,我的丈夫都曾笑说过,我已经习惯你们同进同出,同寝同起了。

        然而我永远都想不到她会是破坏我家庭的第三者,那天她找我一起洗澡。脱衣服时,她微微诧异地问:“你和你老公内裤还穿情侣的呢?#20426;?br />
        仿佛间,我似乎知道了什么。

        ?#35835;?#30636;间后,我一脸茫然,不可?#23478;?#30340;望着她,她似乎也明白了什么。

        撕逼大战于此开始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脚上前,便踩到了肥皂,来到了这更为阴暗的时代。

        说真心的,如果不是因为木槿和木荷有血缘关?#25285;以?#23601;揍她了。一想到她作为亲妹妹把木荷给害死了,就觉得她很不是人,?#20219;?#33293;友之作风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      夜色清凉,临窗而立,月亮美得让人不敢想象,却也寒的紧。

        静?#19981;?#24518;来到这世界的月余,只觉得人生无限黑暗。

        太子、鬼美人和若兰,三个男人似乎是鼎足而立,对着干的。我偏偏需要周旋于他们之间,苦命的娃。

        木槿,木荷的亲妹妹,纵有千般不是,我也不能伤害于她。毕竟,那是木荷世上唯一的亲人。

        天,亮了。

        耳闻一夜繁华的噪音,?#21487;?#19968;夜朦胧的月色。

        我知道,天命不可违。

        我知道,我生命的旅程不会就此平?#30149;?br />
        我知道,未来,还有的我受。

        人生于世,便是受苦的。而我,两?#20219;?#20154;,日子便更不会好过。可我却真的累了,不想要去管那些凡尘俗事,就这样,默默的在朱?#31456;?#38376;除了?#21916;?#25152;绝不离开自己的房间,待了整整七天。

        默默了七日,我觉得我不应该如此,老天安排我来到这个世界,应是降大任于我也,何苦颓废?

        于是乎,我走出朱?#31456;ァ?#28201;和的阳光对于七日不见光的我来说,显得格外刺眼。不过我却很欢喜,重见天日的感觉,是那么美好。

        感受那温和的太阳,不自觉的哼了句:“蓝蓝的天空,?#33258;破!?#24555;乐,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。

        要么说?#35828;?#38665;,喝凉水都塞牙呢?一出门,便遇不顺!一袭青色劲装,那是清风的标?#23613;?br />
        迎面相逢,清风一如既往的冷漠模样。我想装作没看见擦肩而过,却是不能。贱孩子挡在我面前,无奈,我仰头望他,没好气道:“干嘛?#20426;?#22914;果不是看他长得比较清秀的份上,那句好狗不挡道便要脱口而出了。

        清风淡曰:“承蒙木荷姑娘帮助,清风感恩戴德,在此谢过。”言毕,一躬身。

        我不明所以,莫名其妙地问:“你什么意思?#20426;?br />
        清风微勾唇?#29301;骸?#26408;荷姑娘竟不知吗?#20426;?br />
        我茫然的看他,他淡淡地说:“太子妃德行有失,传闻陛下耳。太子因不?#24863;?#24323;太子妃,累及削去一切职务,闭门思过之。”言毕,莞尔一笑。那模样,或多或少有几分相似鬼美人。不由得,我?#34892;?#24576;疑,清风是不是鬼美人的胞弟,亦或者胞兄?

        两人看上去年岁没什么相差,模样也都是俊俏,虽然我没有见过鬼美人的真正面目,但我相信我的猜测。

        我恨恨握拳,怒目相瞪,为太子不屈,却不发一言。我不想,不想在和鬼美人、太子之类的人有什么牵?#35835;恕?#21738;怕我想要在这个世界有一番作为,我也不想要和皇室有任何牵?#19969;?br />
        我的想法很简单,弄出些现在没有的东西来,发得几笔横财,做个富裕的地主,人生足矣。

        至于鬼美人还是太子,甚至是若兰,我都不想管,也没有能力去管他们之间的事情。只盼望他们别把我搅合进去,我着实无力周旋。

        清风浅笑,那笑容仍有一丝像极了初见鬼美人时候,鬼美人那一蔑藐?#21448;?#29983;的笑容。他说:“你还是?#21069;?#26080;用,敢怒而不敢言。清风当真不知,宫主是如何看上你,竟会选择你这?#20219;?#29992;之辈诱引太子。”话音未落,便是摇头叹息。
   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

    强力推荐

    最新签约

    黑龙江快乐10分
    <delect id="ob7xh"><pre id="ob7xh"></pre></delect>

    <div id="ob7xh"><tr id="ob7xh"><object id="ob7xh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<progress id="ob7xh"><span id="ob7xh"></span></progress>

    <em id="ob7xh"></em>

      <delect id="ob7xh"><pre id="ob7xh"></pre></delect>

      <div id="ob7xh"><tr id="ob7xh"><object id="ob7xh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<progress id="ob7xh"><span id="ob7xh"></span></progress>

      <em id="ob7xh"></em>